教育随笔:赞美是生命的阳光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有奖投稿

教育随笔:赞美是生命的阳光

教育随笔:赞美是生命的阳光


       美国著名的心理学家詹姆斯指出:一般人在正常的情况下,只发挥了工作能力的20%--30%,通过激励,调动了积极性,其能力可发挥到80%--90%。   

       北岛在其回忆中写道,“我小学写作文,常得到董静波老师的好评,并拿到班上宣读。记得当时我的心怦怦乱跳。那是一种公开发表的初级阶段,甚至可以说,董老师是我的第一位编辑与出版者……”游乾桂在文中说,另一位老师在我的作文簿上写过一语——特优标准作文,这一句含藏着鼓励的话语,让我像被醍醐灌顶一般开了窍,执迷不悟地往写作之路前进。柯云路在《我的第一篇作文——回忆我的小学生活》谈:又一周的作文课上,老师点到了我的名字,让我在全班同学面前朗读自己的作文。这是我的第一篇作文。它不仅得到了老师的夸奖,而且作为范文张挂在学校的走廓里,整整挂了一个学期。老师的鼓励培养了我对写作的兴趣,也培养了我对写作的自信。自此我喜欢上了作文。而我的作文不仅在小学,后来到中学也经常成为学校里的范文。现在想来,我后来能成为作家,当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但追根溯源,大概和小学的第一节作文课有关。陈忠实在《难忘一渠清流》写道,他把这场虚惊写成作文,受到杜老师的表扬,不仅在全班通篇读完,而且对几处生动描写做了点评。这是我的作文获得的第一次评论,而且以阅读的形式公开“发表”在全班同学面前,难以忘记。

       钱理群先生回忆他读四年级时,在老师的指导下,写了一篇作文,被老师推荐,发表在“民国三十七年九月二十五日”即,1948年9月26日的《中央日报》“儿童周刊”上,署名“中大附小钱理群”。这篇作文的题目就是《假如我生了两只翅膀》,写的是一个“飞到喜马拉雅山的最高峰,去眺望全中国的美景”的梦。这是他第一篇公开发表的文字。他说:“这样需要想象力的童年的梦奠定了我今天从事文学研究的基础。”而这基础无疑是来自老师的鼓励与赞赏。

       刘墉在《母校!母亲!》讲述,他高年级的导师是陈伦海,因为戴着厚厚的近视眼镜,同学背后都叫他“猫头鹰”。陈老师学美术,但不教美术。刘墉曾经画了本《猫头鹰老师》的漫画,描绘学生怎么捉弄他。不巧被陈老师看到,拿去翻了半天,在刘墉怦怦心跳中还给他说:“画得真棒!你将来能成为画家。”大概也因此,每次有绘画比赛,陈老师都派他做代表。他没得过一次奖,连最小的奖都没份儿。陈老师还是一次又一次选我做代表。高中时,当刘墉终于得到全省学生美展高中组首奖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就是“猫头鹰老师”。 这就是赞赏背后的力量。余泽民的《记忆的庙宇》回忆了一段非常有意思的往事:那时候,李老师几乎天天夸他,夸他懂事、刻苦、聪明、诚实。有一回她在班会上夸他“热爱思考“,说他“走路的时候都低头思考”。夸奖的结果:他从那以后再也不敢抬起头走路,尤其是在老师面前,更要做出思考的样子,直到养成驼背的毛病,害他妈妈成天说他,甚至逼他穿带跟的鞋。上大学后,他去李老师家看过她一次,老人那时已经退休,住在按院胡同。聊天中,他提到自己驼背的事,老人听了笑出了眼泪,她的老伴插嘴说:“你知道吗?你们李老师成天提你,简直把你当成儿子!”……

       教育的艺术从本质上说,就是一种激赏的艺术。为师者要以笃定的信心和坚执的期待来面对生命的发芽、长叶、开花、结果。同时,还要用自己的“灵心慧眼”“慈心柔眼”来导引催发学生的“内心的光明”,让他们饱含着对自己的肯定走向每一个明天,创造出每一个属于自己的新鲜的生命的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