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教学反思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点击数:

《夜色》教学反思

文 章来 源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O m

《夜色》教学反思
 
课后反思:
  1、“夜色”是什么?
  在备课的时候,因为觉得这是一首简单的诗歌,所以没有象往常一样严谨的、一丝不苟地备课,当学生提出“什么是夜色”的问题时,我没有急于给予答案,而是引导学生通过组词、读课文寻找答案,最后和学生一起获得了答案。教完第二课时,我的头脑中的夜色是什么竟然和第一课时结束后的答案是不一致的。
  看来,简短的课文可不能做简单化处理。
  2、学生质疑的时机。
  在这课的教学中,我给了学生两次质疑的机会,一次是在引入课题后的质疑,一次是在整体感知、了解课文内容之后的质疑。
  课下,我试图寻找这两次质疑的不同。
  (1)提问题的基础不同。课前是在读课题的基础上进行的,课中是在整体把握文章的内容的基础上。
  (2)提问题的范围不同。课前的质疑是由课题引发的,可以是针对课题的,针对内容,范围较广,层次高低不一;课中的质疑是多是针对内容的,甚至直指向文章的主旨、学生的兴奋点和理解的难点。
  我为什么给学生两次机会呢?在开始时,学生提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夜色”是什么?教肤浅,通过组词、读文就能解决了;后一个问题,“为什么叫夜色,也就是题目为什么是夜色”,又较深,需要深入的学习课文之后才能解决。在这种情况下,学生的理解课文的环节就成了无的放矢,所以,我在引导学生感知整体的内容后,知道“我由胆小变勇敢”后,让学生提出,让问题成为学生学习的动力。
  在以往的教学中,我都是让学生课前提问,然后通过读课文等手段逐渐解决简单问题,在理解课文的环节就抓住一个立足于文章的整体、直指向文本的主旨、学生感兴趣的问题、或理解上的难点来引导学习。
  最近,在反思我的这种方式是否适用于低年级,想到了这种方式的目的和效果——培养学生质疑的意识和能力,决定还是坚持用下去。
  3、摸摸识字教学的门径。
  识字,包括认识字音、理解字义、掌握字形,在教学中是分层逐渐突破的,而不是一气呵成、一蹴而就的。
  一、随文识字,识字字音,初步认字形。
  在读课文的过程中,利用拼音读课文,同时也对字形形成初步的、整体的、不甚清晰的认识。
  再经过识字环节多次、反复的强化训练,使字音与字形对应起来。
  二、理解字义的几个层次。
  1、理解词语的择偶面的意思。如,“微笑”——略带笑容,不显著、不出声的笑。课标中对低年级段理解词语的意思的要求是:“结合上下文和生活实际了解文中词句的意思,在阅读中积累词语。”在这里我是联系学生的生活实际,让学生微笑,顺而了解了微笑的意思。
  2、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理解文中词语的意思。如,“微笑”在文中是“花草”微笑;在“夜色”下的微笑;是“爸爸晚上偏要拉我去散步”时发现的;夜色下花草的微笑像“白天一样。”
  3、在学习课文中,抓住重点词语来学习课文,发挥重点词语在文中的关键的作用。如,“微笑”通过朗读,边读边想花草的微笑是怎样的画面;描述画面,说出夜色下的花草的微笑是很美丽的;由夜色下花草的美丽进一步拓展、延伸到夜色是美丽的。
  自己觉得,在理解字义的层次上自己做的不到位。
  三、指导书写,清晰、具体地掌握字形。
  4、质疑:这些是有效的吗?
  (1)胆子——掸子。这两个词语是同音词,在学生识字量很小的情况下很容易用错。我的这个灵机一动的做法也是基于学生在日常学习中用混同音字的现象设计的。但这里,“胆子”是人的,“掸子”是东西,明显属于用词范围的渗透,课标中、教学中一般是针对高年级出现的,这里是否超出范围或脱离教学目标呢?
  (2)故事——古诗。这里,学生出错的原因只是因为没有掌握好字音发生的错误,教师有必要再进一步指导故事、古诗是什么吗?
  (3)“夜色”能换成“夜晚”吗?这里环节的处理是否适合低年级?是否学生提出来的问题都需要解答?
  (4)住——往。结合具体的语言环境来区别形近字,是有效、高效还是无效?

文 章来 源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O m
相关教学资料:
  • 上一篇资料:
  • 下一篇资料: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