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音乐教学评价背后存在的的价值冲突与思考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点击数:

专业音乐教学评价背后存在的的价值冲突与思考

文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w.5 Y
K J.CO
M

专业音乐教学评价背后存在的的价值冲突与思考

一、教学评价的概述
  教学评价即对教育事实的价值判断活动,具体说来它是根据一定的方法、途径、按照一定的标准和对课程与教学整个过程的价值判断,包括课程的设计开发、课程与教学实施过程、结果等一系列的活动。教学评价是教育教育能够顺利进行的重要保障,对课程与教学的过程具有导向作用,对学生的学习行为具有激励作用。教学评价是一种价值判断活动,在任何评价活动中,存在的现象促使价值的匮乏,而是多重价值的博弈。
  关于教学评价,在所有的学科领域里,没有哪一门学科能像音乐艺术这样备受争议。音乐专业作为一门特殊的学科专业,其内在的学科特性为教学评价带来的诸多难题。不同的学生演唱或演奏一个音乐作品,评价主体可以对其作出截然不同的评价;同样,当今社会是一个娱乐时代,各种选秀节目层出不穷,面对同一选手的才艺表演,不同的评委给出的评价大相捷径,面对选手门的才艺表演,有的评委甚至为了分清谁“优”,谁“劣”,争的面红耳赤。这主要是由于关于艺术,没有一个统一的、客观的、可以量化的评价指标,实质上这些争论的背后就是各种教学评价价值观的冲突。
  二、音乐专业教学评价价值冲突之表现
  (一)评价指标上“技术性”与“情感性”的冲突
  音乐专业是一门技术性与情感性兼具的学科。首先音乐为技术性,学习音乐被社会默认为就是习得一门音乐技艺。音乐学科教育教学具有强的技术性,我国高校的音乐专业的教育教学的课程设置,总体上可以分为乐器、声乐、舞蹈等术科和理论课程,并且术科在高校音乐教育教学实践领域受到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理论课程。当前,我国音乐专业的教育教学重视学生知识与技能的掌握,轻视音乐教学的人文淘养性,音乐教育教学实践的“技术性越来越强,”一个的音乐专业技术强的大学毕业生往往被认为是一个学业优秀,因此音乐专业的学生,特别是主修乐器和舞蹈的学生,在大学四年的时间里往往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练习声乐、器乐、舞蹈等表演技艺。
  音乐是人类表达人类情感的艺术。音乐的节奏、旋律、和声,集中表现着人类生命进程的深层结构。音乐哲学家认为,人类生命具有某些真实的、复杂的、隐匿的生命感受,它们相互交织、毫无规律地流动,时而舒缓、时而激烈、时而快,时而慢,这些真实的生命感受是语言难以表达的,而音乐这种特殊的艺术形式可以胜任,固音乐是一种饱含人类情感的符号手段。音乐艺术作为传递人情感的载体已无可争议,在音乐的教育教学实践中,在演绎一首音乐作品时,音乐的情感性如何体现?或者说情感性怎样才算是适切的体现?音乐作品演绎的情感是否恰切?怎么评价?
  音乐专业的技术性与情感性为音乐教育实践的教学评价带来的诸多难题,也正是艺术这两对看似矛盾的内在特性,让音乐教学评价在主观与客观的价值原则上难以得到一个统一的标准,强调音乐技术性的一方认为在音乐教育实践中,学生的演奏或演唱技巧是音乐教学评价中的重要性,而强调音乐情感性的另一方认为,学生的表现力、发展潜质在音乐评价中的重要性。音乐专业的专业性质,造成了音乐教育教学实践领域里教学评价指标“技术”与“情感”的冲突。
  (二)评级功能上“工具性”与“发展性”的冲突
  音乐教学评价的工具性功能主要是评价的管理功能,是指教学评价,为了评价对象顺利地完成教学目标所具有的约束力和管理效能。在教学评价的过程中,对评价对象进行全面的检测、搜集一系列的数据,以对评价对象的态度、行为作出目标达成度的判断,进行表扬、批评等评价。例如,在各个高校的教育教学实践领域,高校教师为了更好地管理学生的课堂出勤率,采用“平时成绩”考核,即教师不定时地在课堂上点名,满勤的学生在学科期末考试或考核中加分,而课堂出勤率有缺的学生在学科期末的考试或考评中给予一定的扣分,以此来评价学生学习状况。许多学院教育管理上也善于使用类似的教学管理评价手段,关于教师的绩效考核中,在每周的例会上出勤率满的教职工给予一定的奖励,缺席的教职工给予一定的惩罚。教学评价机制对于约束评价对象有着一定的效力,当前,教师和教学管理人员充分运用评价的这一功能对学生和老师进行管理,此是,教学评价功能的“工具性”体现。
  音乐专业的教育实践中教学评价一定要以“发展”的理念来导向教学评价。以“发展”理念为导向的教学评价是音乐艺术学科本质特征的诉求,是音乐教育回归其作为一门“陶冶情操”艺术学科之初衷的诉求。音乐专业是一门人文学科,音乐专业教育是人文熏陶,在音乐专业的教育实践下,学生将会得到情感、想象、精神等全面的发展。音乐教育实践的教学评价应凸显其发展性的理念,关注学生情感、精神、想象等隐性的心理质素的发展;教学评价应冲分发挥对学生的激励作用,加强课程与教学评价对学生学习动力的激励,正确的评价使学生及时了解自己的血液成就,感受自己努力后收获成功的喜悦,这种成就感,喜悦感成为激励学生再次努力的不竭动力。
  音乐专业教学评价的管理、选拔等“工具性”功能,轻人的“发展”功能,音乐教学常常忽视教学评价对于人的发展价值的揭示与彰化。
  (三)评价追求上“长远利益”与“短期利益”的冲突
  音乐教育教学评价在价值追求上表现出“长远利益”与“短期利益”的冲突。音乐教育彰化“育人”的教育终极价值目的,由于这个终极目的的隐匿性和潜在性,使得音乐教育实践的教学评价不断受到社会短期利益的排拒。以育人为终极价值目的在当前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的社会背景下往往显得苍白无力。教学不注重学生的精神的丰富、意志的发展、正确价值观的形成,不注重平民化的自由人格的成长,往往关注显性的、短期的成果;音乐教育教学急功近利、追求名利,不注重学生长期的发展。学生为了将来能在社会求职顺利,过度追求音乐技艺的习得,不注重全面发展。音乐教学评价“育人”的终极价值被忽视,受社会及时利益驱使,高校音乐专业教育越来越走向职业技术教育的价值取向,越来越强调单一的“知识与技能”的获得。
  三、音乐教育教学价值冲突的反思
  音乐教育实践领域里教学价值冲突是当今我国教育系统实践领域的一个缩影,这种价值冲突在高校教学系统里广泛存在。音乐教学价值冲突是指发展与质量,效率与公平之间的博弈,这种博弈在教育教学实践领域将长期存在,过渡的探讨价值冲突与矛盾是不现实的,我们需要以一种理性的、积极的态度去寻找有效的解决方案。
  重塑音乐教育教学评价的服务于“人的发展”终极价值追求,是解决当前音乐教学实践领域多种价值冲突的根本出路。教学评价有其内在的人文性,教学评价必须指向人的发展,体现必要的人文关怀,这是教学评价安身立命的根基,教学评价若不以人的发展为旨归,评价的其它功能将随之消解。坚持教学“育人”的终极价值取向,融合当前评价理念,采取教学评价多元价值协调原则是解决音乐专业教学评价价值冲突的有效途径。在音乐教学评价功能上,坚持以育人的价值功能为本,其他管理、协调等工具性功能为辅,在评价指标上,采取音乐的“技术性”与“情感性”融合的评价态度;评价内容上,既关注显性教学成果,又不忽视隐性的教学成果,即既关注学生音乐知识与技能等显性学习成果的获得,又关注学生情感、精神、想价值观等隐性心理质素的发展;在价值追求上,音乐教学评价,既要秉持育人的终极价值,又要适当兼顾社会短期的价值追求。
 

文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w.5 Y
K J.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