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谜语集锦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点击数:

《红楼梦》谜语集锦

文 章来
源莲山 课
件 w w w.5Y
k J.Com

《红楼梦》谜语集锦

贾环谜语
大哥有角只八个,二哥有角只两根;
大哥只在床上坐,二哥爱在房上蹲。
[简析]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中写元妃从宫里派太监到荣府送谜语让大家猜;同时荣府的小姐、少爷们也都编了谜语让太监带给元春猜。到了晚上,元妃派太监来颁赐奖品,独迎春、贾环没得到。元妃还批评贾环这首谜语“不通”,根本没猜,贾环十分难堪。据贾环说,他这首谜语的谜底,一个是枕头,一个是房脊上的兽头。因为是“庶出”,在家中地位不高;加上他形象猥琐,心术不正,行为顽劣,一向被人鄙视。这首谜语正好表现了这位三少爷的草包本色。它首先是语言粗鄙,什么“大哥”“二哥”之类,完全是市井无赖的口吻,毫无读书人的文雅气;二是生拉硬扯,床上的枕头和房上的兽头有什么联系?硬把它们排成“兄弟”,毫无道理;三是语言不伦不类,有角“八个”,够多了,他却说“只八个”,果然不通得很。贾环是个小丑式的人物,作者通过这首谜语又让他出了一次丑。
贾母谜语
猴子身轻站树梢。
[简析]
元妃有兴致特意从宫里送出谜语并赐物,使贾母特别高兴,于是组织了个灯谜会,连贾政也来“承欢取乐”,在上房悬灯结彩,“设了酒果,备了玩物”,为荣华富贵的生活又添了一番情趣。然而,在这种热闹的气氛中,又透出一股悲凉的气息,看下面的各个谜语便可知晓。
这是贾母带头作的谜语,谜底是荔枝(谐音“立枝”)。这个谜语不难猜,也不高明。因为是“老祖宗”作的,贾政“便故意乱猜别的”,让贾母罚他,逗贾母高兴。这种“尽孝”的方式,只令人觉得做作。“猴子身轻站树梢”,很容易令人联想起秦可卿托梦给凤姐说的“树倒猢狲散”那句俗话。此时此刻,贾家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猴子”们还都在树梢上无忧无虑地嘻闹,丝毫没有“树倒”的危机感。作者用这句谜语又作了一次讽刺性的暗示。
贾政谜语
身自端方,体自坚硬;
虽不能言,有言必应。
[简析]
贾政念出这首谜语后,立即把谜底告诉宝玉,暗示宝玉告诉贾母,所以贾母一“猜”便着:“是砚台!”这则谜语和贾政的身分相称。他从封建阶级的标准说,还算有“德”,同乃兄大恶棍贾赦作风不同,不嫖不赌,恪守“忠孝”之道,俨然是位道学先生,这就是“身自端方”。在维护封建阶级利益和贵族家庭传统上,他是死硬派,对宝玉的“叛逆”行为深恶痛绝,把宝玉打得死去活来,够得上“体自坚硬”了。他虽然并无才学,还硬撑着一副读书人的架子,仿佛和笔、砚结下了多么深的情缘,不免有些令人作呕。这样一个封建家长作这样一则一本正经的谜语,让人觉出一丝讽刺意味。
元春谜语
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
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成灰。
[简析]
贾母、贾政的谜语之后,就是众姊妹们的谜语了。贾政奉贾母之命一个个猜去,第一个就是元妃这首谜语。他猜:“这是爆竹吗?”宝玉答:“是。”“妖魔”当象征贾家的政敌。当贾家家运兴旺、势力煊赫的时候,谁不惧怕他家?特别是元春当了“娘娘”,贾家成了“皇亲国戚”,眼睛里还有谁?秦氏出丧、元妃省亲之类的盛大举动,正是“一声震得人方恐”之时,上自王公贵族,下迄市井小民,谁不啧啧艳羡?然而否极泰来,烈火烹油的盛举之后,接着就是烟消火灭之时,元春的谜语成了她的家族命运的极恰切的谶语。
迎春谜语
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
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
[简析]
这则谜语的谜底是算盘,谜面的语言句句双关。贾赦想选个有财有势的贵婿,结果把女儿送进“中山狼”的口里。对迎春的婚配,贾母心中不称意,又不想出头多事;贾政深恶孙家,“劝谏过两次,无奈贾赦不听”;宝玉为此痴痴呆呆的,也只能跌足自叹;王夫人十分怜惜迎春,也只能劝她服从命运……都曾乱纷纷地拨弄过算盘,结果都是“有功无运”,迎春这个善良的姑娘终于断送了青春的生命。作者为迎春拟作的这则谜语,其实是一首带有浓厚的宿命色彩的自伤自悼的抒情诗。
探春谜语
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
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
[简析]
贾政猜是“风筝”,探春笑答:“是。”作者每写及探春命运时,总用风筝暗喻。她的判词前面着两人放风筝,第七十回探春的软翅凤凰风筝被风刮走,这首谜语又是说的风筝——探春的命运犹如断线风筝,将要远嫁他乡。
惜春谜语
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
莫道此身沉墨海,性中自有大光明。
[简析]
贾政猜是“佛前海灯”,惜春笑答:“是。”海灯是点在寺庙里佛像前的长明灯,隐喻惜春出家为尼。对惜春将来出家为尼,作者充满悲悯、同情。出家修行,可以成佛作祖,永生不死,这不是绝大的好事吗?可是,从古至今有几个人真正相信?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一种精神安慰而已。“性中自有大光明”,是带有苦涩味道的解嘲的话;“听佛经”“沉墨海”等句才见作者的真情。试看前面的判词“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写得多么惨淡凄凉。
黛玉谜语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两无缘。
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简析]
这则谜语的谜底是更香。更香用于计时,即在香上标出刻度,以燃烧的长短计算时间。通行的《红楼梦》以这首谜语属黛玉。脂本系统中,有的属宝钗,有的属黛玉。这就形成一件小“公案”。如把这些诗句理解成日后宝钗寡居的苦况,也无不可;但从“焦首”“煎心”等句看,似乎更像黛玉的口吻。“琴边衾里两无缘”,也不像说宝钗,因为她毕竟还是同宝玉结了婚,不能说一点夫妻的缘分没有。在没有更确凿的根据证明定属宝钗的情况下,暂且认定属黛玉。
句句说的是更香,又句句在说人。“琴边衾里两无缘”,是说黛玉和宝玉没有夫妻恩爱的情份,白白地恋爱一场。“晓筹不用鸡人报”,似乎有写黛玉忧思不眠之意。第七十六回写湘云去潇湘馆过夜,湘、黛二人同时失眠,黛玉说:“我这睡不着也并非今日,大约一年之中通共也只好睡十夜满足的。”黛玉多病、多愁、多泪,焦首煎心,日日年年,正是她的特点。最后两句是同情怜惜的话:要珍惜青春的时光,周围生活中的风雨阴晴、是非纠葛任它去,不要挂在心上。这类诗,说谜语是很巧的谜语;丢开谜底去欣赏,就是很有味道的诗作。
宝玉谜语
南面而坐,北面而朝。
象忧亦忧,象喜亦喜。
[简析]
谜底是镜子。有的早期《石头记》抄本上没有这则谜语,而且又见于明代冯梦龙编的《挂枝儿》中,所以有的研究者认为是后人增补的。这是一则很巧妙的谜语,为打灯谜的聚会增加了兴味。贾政看后连说:“好,好,如猜镜子,妙极。”待贾母告诉他是宝玉作的,他才不言语了。
宝钗谜语
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出水喜相逢。
梧桐叶落分离去,恩爱夫妻不到冬。
[简析]
谜底是竹夫人。这是一种用竹蔑编成的夏季抱着取凉的器具。这则谜语也不见于某些脂本,故有人认为不是出自曹雪芹笔下,为后人所增补。
谜底并无深意,但谜面的字句从当时人看来都是十分“不吉利”的,特别是从一个年青的女孩子口里说出来,更其如此。谜语显然是预言宝钗同宝玉的婚姻生活很短暂,不能白头偕老。所以贾政看后,心内自忖:“此物倒还有限,只是小小年纪,作此等言语,更觉不祥。看来皆非福寿之辈。”接着就烦闷悲戚,劝了贾母一阵酒,就退出去了。有的研究者认为,以宝钗大家闺秀的身分和平日里守“礼”的态度,不可能去写“恩爱夫妻”这类的话。这种看法是很有道理的。由此可见,这则谜语当为后人增补无疑。
分享:

文 章来
源莲山 课
件 w w w.5Y
k J.Com
相关教学资料:
没有相关资料

  • 上一篇资料:
  • 下一篇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