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课堂:活化、趣化,但不能庸俗化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点击数:

历史课堂:活化、趣化,但不能庸俗化

文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w.5 Y
K J.CO
M

历史课堂:活化、趣化,但不能庸俗化

历史教师应该坚守历史教育的真、善、美

田建平:学生喜欢的是充满激情的教师,喜欢的是充满活力的课堂。教师需要对教育教学的忠诚和热情。具备这种情感,教师才可能善意地对待学生出现的各种问题,才可能以最大的热情投入工作,虚拟情境教学,可以激发学生学习兴趣,引起情感共鸣,有身临其境的妙处!但李老师的这篇文章提醒了我们,虚拟情境不能随意为之,应该老老实实地读一读《历史》、《历史哲学》,真是高屋建瓴。

刘军:“真、善、美”不但是我们历史教学所应坚守的底线,更应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关于虚拟历史情境与历史史料应用问题,《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10年6月刊载广东夏辉辉老师《历史教学中的想象与虚拟——从“雅典农民‘帕帕迪’”说开去》一文有很好的论述。推荐给大家分享。

这里我想谈一个相关的类似的问题,就是为了趣化、美化历史课堂,为了调动学生历史课堂的学习积极性,为了营造一个生动活泼的课堂氛围,当下很多历史教师越来越多地重视历史知识的生动、形象,这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历史课堂的魅力,提高了学生历史学习的积极性。但同时也有很多教师的很多课堂教学处理触及了历史教育的底线:历史教育的真、善、美。趣化成了庸俗化,历史课堂变成了趣说历史乃至俗话历史。为了趣化及活化历史课堂,有些老师甚至不惜捏造和歪曲历史。

以下情节来自于真实的课堂:(有些恕不能表明出处)

情节1:一位教师在讲董存瑞舍身炸碉堡这段历史时,为整合学科知识、训练和培养学生的发散思维、求异思维和创造思维能力,特意设计了这样两个问题让学生思考,一个是:“假如董存瑞拉开的炸药包没有炸,那会是什么原因,怎么办?”另一个是:“你能为董存瑞设计出一个更好的炸碉堡方案吗?”或许这两个问题对于拓展学生的思维的确是能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但老师却显然忘记了讲这段历史的主旨是什么。试想,假如(仅仅是假如)学生经过激烈的讨论,终于找到了一种两全的炸碉堡的方法,那么,那位老师究竟是为学生的“聪明创意”而赞赏有加呢,还是为董存瑞的“思维迟钝”而喟然长叹呢?这不得不让人反思隐藏在案例背后的更深层次的教育问题:新课程理念下历史课情感教育的严重缺失。(这个案例转引自齐健老师所著《初中历史教学法》北京开明出版社2003年)

还有一个非常类似的案例:

情节2:讲长征,一位老师设计了这样的问题:“红军从江西瑞金出发长征到达陕北,除了教材地图中所标的红军长征路线外,你认为红军到达陕北是否还有更好的行军路线?”

教师设计这一问题的本意是为了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培养学生发现与发散思维、创新思维的能力。从这个角度来说,教师的出发点是好的。可以说,学生可以给我们无数个答案,也可以从瑞金画一条直线到达陕北,因为连接两点之间的距离直线最短。如果学生一旦设计出高明的行军路线,教师为学生的“聪明才智”感到高兴,还是为红军的“愚不可及”而遗憾?如果按照学生的“路线”行军,红军在长征中所表现出来的种种事迹与精神还有意义吗?在这里,教师忽视了一个基本的历史真实——红军长征所走的路线是种种历史因素决定的,在当时历史背景下,它是最佳路线。长征路线不是哪个人随心所欲能任意改变的。(转引自湖南省株洲市汪瀛老师的博客《中学历史教育之痒》一文)

为避免落入“灌输”的俗套,当下历史课堂设计言必称探究。但我们更应该深思的是探究或者是活动的“有价值吗?”。无需探究的偏要去探究,无需活动偏要去设计活动,只能是对探究或者活动价值的贬损和摧毁,从而导致课堂的浅层化和庸俗化。所以,我们说最差的历史课堂还排不上“满堂灌”,不顾效果及教育价值的形式或者说“活动”真的是可以害死人的。

无疑,历史课应该是生动的,有趣的,但历史首先她是严肃的,是神圣的,而在神圣的历史课堂上,也可以这样对待历史吗?

情节3:新中国“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一课,为了具体地说明这种严重困难,某师用数字加以做了说明,指出据报道,在这一阶段,中国大约饿死了几千万人口说明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等“左”倾错误给人民和社会带来的灾难。但此先生话锋一转,“也幸亏当时饿死这么多人口,不然那中国今天的人口就更多了,计划生育就更没法搞了!”

情节4:讲明初中央集权加强:“朱元璋后来参加红巾军,慢慢的混壮了。所以这家伙贼王八出身嘛,是中国历史上出身最寒酸的皇帝。这种王八蛋一当政,必然是采用暴政。你看那个世界历史上,什么希特勒、墨索里尼不全是贼王八出身嘛。有哪一个出身高贵,受过良好教育,上台之后就搞独裁的?没有,是吧,没听说过。准都是这么一帮人,之前寒酸,我可有今天了,我折腾死你们。包括现在那贪官污吏都是,十四岁以前没穿过鞋,穷怕了,一有权就乱来。陈水扁不就是嘛,从前我穷得不行,所以我一到现在,我可有今天了,搂吧,搂。真正像布什啊切尼啊这些人能贪污?人四千多万年薪不挣,人挣这十八万当这副总统,他贪污,你开玩笑啊。”

感觉如何?老师们,如此说来是穷人不能当官了,富人当官肯定不会贪污?

我承认,上述两个老师的课堂肯定能够让学生抬起头来,甚至让学生很开心。有人说这是我讲课的方式,我不同意,因为你是历史教师。历史是高贵的,是神圣的,是容不得这么作践的。历史老师的任务不仅仅是让学生喜欢历史老师,喜欢历史课,更重要的是喜欢历史、理解历史,特别是能够汲取历史的智慧与精神。试问:这样的历史课,学生是兴奋了,欢呼了,但受教育了吗?得到了什么?与看“超女”、“快男”有什么区别吗?

我敢说,谁敢拿历史开涮,那开涮的最终将是我们自己,从这样的课堂中我终于可以理解了当下青少年崇拜希特勒、看日本鬼子刺杀中国老百姓短片时无知的笑等等如此种种的浅薄与丑陋了。历史既然本质上是人文的,是人性的,那么必然有通俗、世俗的一面。不过,历史可以是通俗的,但通俗的底线是不能臆造历史。你可以把历史讲得像小说,却不能把(虚构)小说当作历史。为体现历史教学的情境性及学生的参与性,或者为让学生能够走进历史、体验历史,最近时期一种“虚拟情境”教学方式在中学课堂很是常见,但问题不少,且很严重。

情节5:“……”

情节6:“……”

……

我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它或许就出现在您的课堂上,甚至出现在您的每一节课堂里。青少年学生的心灵可是不设防的啊!这么大量的假历史,假信息,垃圾信息充斥于课堂,还有谁能够确信我们历史教育的效度与信度。我想,作为历史老师,首先应该为我们的嘴巴把好关,您的嘴巴在讲历史,在给成长中的青少年学生讲历史,而他们是我们民族的未来。我想,作为历史老师,要为我们思想把好关,我们的观点必然是对学生产生影响的。不能要求我们有多么高于常人的情操、灵魂,但“即讲历史,必要‘信、达、雅’”。

我还想,作为历史教师,还要把好我们教学的材料关。论从史出,学习历史观点,思想,等等来自于学习的历史材料,如果您的材料是道听途说,如果您的材料来自于野史杂说,那么您省省心吧。就别搞些天花乱坠的玩意了。老老实实地读一读《历史》、《历史哲学》,咋样?

因为,您是老师,而且是历史老师,我们都应该正视我们的职业,掂量我们职业的分量。

文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w.5 Y
K J.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