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典礼发言稿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点击数:

开学典礼发言稿


章 来源莲山课件 ww w.
5 Y k j.CoM

开学典礼发言稿


尊敬的各位老师,各位新朋友们:
大家下午好!
 
站在这个讲台上,我感到非常惶恐。中文系卧虎藏龙,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能有幸站在这里,代表在校生们,欢迎各位来到这座“人类思想的跑马场”。除了惶恐,我还感到羡慕,羡慕大家的“新手光环”。在两年之前、六年之前,我也像你们一样坐在这个讲台下面,感到未来的无限可能仿佛正争先恐后地奔到自己眼前。
那么,在经历了两次不可逆的、新人变旧人的过程之后,我又有什么心得要和各位分享呢?我琢磨了很久。最后我想,不如就聊一聊我自认为“早该想明白”却很晚才弄清楚的几个问题。这些想法非常私人化,也很不成熟,因此所谓“早该想明白”,其实只是一种修辞。但我衷心希望它们能够为大家提供或多或少的参考。
第一个问题,来到中文系是为了学什么?我认为,我们首先是要学习一门技艺。比如说,古代汉语课教我们认识甲骨文,这是一门技艺;版本学、目录学让我们理得清典籍的源流,这是一门技艺;各种文学专业课,让我们能从虚构的文本中建构或解构出某种生活的真实,这也是一门技艺。当然,中文人的技艺并不限于此,我们还很擅长用自己的理念去影响或者至少吸引他人,等等。在中文系的六年,我深深感到这些技艺本身是即有趣的、优美的,甚至是高度自洽的、令人沉迷的。各位如果来到中文系却未能掌握其中一二,那实在是得入宝山却空手而归了。
第二个问题,中文人的技艺虽然有趣,但有什么意义吗?我觉得,如何看待这些技艺的意义,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你如何看待这样一种信条:文字,或者文字的某些特定组织方式对社会意义重大——它们不仅是人类众多精神产品之一,更是承载启示的密码、通向权力的捷径、蛊惑人心的魔咒;文字的掌握者也因此负有维系政治秩序、行使道德教化、献身道统传承,或者至少保持“独立之精神”的责任。在我们这个时代,大多数人并不认可这些信条,正如大多数人都意识不到自己仍然受着文字力量的支配。“横渠四句”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也没有人能仅凭某种理念就呼风唤雨。不过,仔细想想,这到底意味着技艺本身的贬值,还是说我们应该重新思考它的“打开方式”?
技艺的价值,归根到底取决于其使用者。因此第三个问题就是:中文人,该如何使用他的技艺?我以为,最起码我们不能为它所局限。文字的世界越是迷人,我们越是应该保持警惕。中文系的技艺令人陶醉,但“躲进小楼成一统”是退路而不是进路。那进路是什么?我有一位师兄,研究生毕业后没有留在北京为过上中产生活而奋斗,而是跑到宁夏当村官,为人民服务。在“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的时代,我们与其感叹意义的消逝,不如去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我的导师韩毓海老师常常对我们说:读书人一定要走出书斋,去接触更广阔的生活。如果不和大众结合在一起,知识分子很难真正为他的技艺寻找到坚固的“意义”。中文技艺的打开方式,不应该是拒绝,而恰恰是进入这个令中文人不那么习惯的时代。
所幸,在学习技艺与创造意义的道路上,我们并非孑然独行。传道受业的中文系各位先生,就是我们最好的引路人。他们的人品、学品与文品,将是各位在中文系发掘到的最宝贵的财富之一。在教师节即将到来之际,也让我们在此祝各位先生们节日快乐!
今天,大家即将踏上新的征途,历史的光荣和包袱背在我们身上,未来的无限可能也正在诸位眼前展开。不过,尽管可能性有很多,我们最终都只能选择一种;而我们每个人的选择,汇聚在一起便是中文系的未来。还请各位勉之!再次欢迎大家加入中文系大家庭,祝大家在这里收获成长,寻得意义。
  谢谢大家。


章 来源莲山课件 ww w.
5 Y k 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