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为话题作文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点击数:

“父爱”为话题作文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 om 以“父爱”为话题,题目自拟,文体不限,字数在600自左右

[作文亮点]

如果我是一朵花儿,父爱则是培育这朵花的土壤;如果我是一条船,父爱则是引导我航向的 舵;如果我是一只风筝,父爱在是牵引我的那根绳。

父亲不善言辞但很严厉,年少时的优秀是父亲的骄傲,长大后优秀不在是一份满分的试卷,父亲的期望开始成为我的负担,让我难以成就。父亲开始发现曾经让他倍感骄傲的女儿在生活中总是很让他失望,父亲饭桌上的说教多了,于是怕了和父亲一起吃饭。

细雨中,爸爸来了,我想逃走,爸爸拉起我,我振作起来,我们拥抱在雨季的春天。

听到这些话时,一种难以名状的热浪涌入我的心田,我的心本是潮湿的,但在这个热浪般的父爱中,被他烘干了。

我甜美的睡着了,在这甜美的父爱中,我梦到那棵光秃秃的树竟然长出了 嫩绿的芽儿,颜色是那么嫩绿,那么充满生命力。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月亮耐不住寂寞,还是撩开了面纱,把清辉洒向人间。试想,也许她播下的是爱的种子,于是也不再黑暗。爸爸和我一定都收到了一颗种子,而爸爸那颗培育的更好,散发着馨香的爱。

也许,父亲的爱就是那花枝上的刺,儿女便是那诱人的玫瑰,有了刺的保护,有了刺的痛与爱,儿女们才能更灿烂、芬芳。

我想,父亲的爱是坚固的,像一座大山,你可以靠近它,感受他了博大与厚实;父亲的爱是温暖的,似一个壁炉,你可以挨着它,感受它的炽热与温馨。

在那一刻,我才知道并非父亲不爱我,他的爱是深沉的,爱之越深,则教之越严,正是父亲的严厉,才使我获得了一笔更加宝贵的财产——自立,我也为我 到现在才明白父亲的爱而惭愧。

忆往昔,父亲是山。他巍峨耸立于儿的心中,是那么的高大,是那么的苍翠。父亲是一个做事踏实,待人诚恳,勤奋朴实,正直忠诚的人。父亲的爱不善于言表,只能用心才能去体会。

当我为这个世界的黑暗和痛苦发出第一声哭喊时,父亲就像山那边每天升腾的那轮红红亮亮的太阳,点亮了我的整个世界。一束束灿烂的光线把童年串成一首首歌谣,我在时光的秋千里荡着,无忧无虑。父亲的大胡子蹭出我天真的笑声灌满山林。尽管有时过份顽皮,我会尝到巴掌,所有的鸟都不唱了,林子也很空旷,许久之后,我才知道父爱是大胡子也是巴掌。 

父亲的目光是那么深透,它永远在鞭策着我,却又在我的身边竖成两道栅栏,矫正我前行的路。我做错事时,父亲的目光碰撞出无声的霹雳,震颤着我的心。当我做了好事等待夸奖时,父亲却又那么吝惜自己的言语,他那似乎漫不经心的目光总是把我的眼神牵引到更高更远。

 父亲的足迹是深深的、大大的,我总是在他的背影下,栖在他的足迹里用稚嫩的手摸着浸满沧桑的纹理,读着父亲。岁月的延伸使父亲的足迹成为两条平行线,我用自己的双臂倚着父亲的足迹,翻阅着每一个章节。父亲为我不断地续写着这本无言的书,我渐渐远记了善与恶、荣与辱、苦与乐…… 父亲的血在我的血管里涌动着,我开始用父亲的尺码丈量自己的人生…… 

父爱是一汪碧海,我泛舟在海面上,却永远也泛不出父亲深的眼底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啊,父亲所扮演的角色都是差不多一样一样的!父亲就是那个在你现在看起来仍然是打你和骂你最多的那个人!《写在父亲生日前夕》

[佳作欣赏]

父亲

虽然他已经永远地走了,很多时候我都清晰得记起父亲来。

我想起来,在父亲去世前,那时,他已经不能上班,我和母亲去收拾他的办公室,一打开门,桌子上、椅子上、房间里所有的一切都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和这房间的主人一样心情沉重,我和母亲也不说话,各自就收拾起父亲的各种书籍、杂志和很多的笔记本。让我们惊讶的是,在办公桌边,那盆原本壮硕非常的滴水观音已经枯干了,只留下那粗大的枝很无奈地匍俯在花盆上,当时我心中就很伤感,总觉这是不祥的。

如今,每每我走过那门前,走过那窗前,我都深深地怀念起我的父亲。

我想起来,很多的夜晚,你给我讲很多你的往事,我常常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我现在想起来,你讲得最多是求学的经历,父亲是老三届,轰轰烈烈的文革让他结束了高中生活,虽然父亲读的是省重点高中,成绩骄人,也只能告别大学的理想,恢复高考以后,父亲考取了大学,他读书时已经拖儿带女,那种艰难不言而预,他从来没买过教材,所有的教材都是从图书馆里借的,借不到的就抄,所以父亲学的非常好。

我现在想起来,你讲得最多是那一次和人结伴去拉煤的经历,父亲有两个小弟,奶奶去世很早,他高中回来就负起家庭的担子,和人结伴去用驴车拉煤,山西的路那时是太难走了,架着驴车艰难得走过十八盘,淌过初冬的河水,因为河水流急,冲走了鞋,光着脚走了很长的路才找到乡村。

我想起来,那个星期天的晚上,我做了两条鱼,想拿去给父亲吃,我的父亲,他爱吃玉米面饼子,豆腐渣饼子,爱吃萝卜菜饭,幸好我的母亲都会做。可这些天,父亲这些东西也吃不下去,我想,如果能换个口味,可能会好一点吧,但是我这个想法没有实现,我一端到父亲的面前,他根本就没有看,就说不吃。当时我不敢坚持让他吃一点,他最烦别人老让你吃这吃那。可是现在我后悔极了,当时如果我坚持一下,父亲也许还能吃点。我也完全没有想到,这两条没有吃成的鱼,竟成父亲最后的晚餐,就在第二天的凌晨,他的病情突然加重,不能说话,不能吃东西,两天以后竟然撒手人寰,走上了那条凄惨的不归路。

父亲,很多时候我都想起你来。

我想起来,那一天,和母亲一起收拾父亲的衣橱,抚摸一下他的衣服,还能依稀得感觉到他特有的味道,有一套是灰色的西装,有一条深黄色的印花领带,他穿戴起来很洒脱干练,也有气度,这个衣橱,这些衣服,默默地保留着父亲的痕迹,衣襟上写满了回忆。
我想起来,父亲生前乳糖不耐受,不能吃鲜奶制品。因为他人很瘦,我希望他经常吃点甜食,所以经常给他买点水果糖。如今,我每每看到超市里花花绿绿的糖果,我心里泛起的是一种涩,一种痛。

父亲,我很多时候都想起你。

我常常想起来,你离开的那一天,我握着你的手那么凉,我给你捂上热水瓶、暖水袋,我一个劲给你撮手心,可是,我的力量多微薄,终未成捂热你的生命。

我想起来,那两个数字,最残酷的数字,那是二十三和二十二,它记录的是父亲的坟墓的位置,从路边那棵电杆开始,向东数二十三步,再向南二十二步,这四十五步,是我有生以来最沉重的步子。

我想起来,旷野里那个孤寂的坟墓,我一想起来就想哭,我一望见就想哭,长痛当哭,父亲你九泉下可有知。你肯定不希望我们悲伤,可是这生死一别怎不让人万分悲痛。
父亲,我很多时候都想起你。

如今,父亲的遗像悬挂在我老家的堂屋里,每次看到,我都不禁泪眼朦胧,在泪光中我看着父亲消瘦的脸宠上慈爱的永远的笑容,可是我的亲亲的父亲,那个经常会对我嘱咐东嘱咐西的父亲,那个经常说我做饭太简单,起床太晚的父亲,如今再也不能见到了,我的父亲成了我永远的记忆。

如今,每次到父亲的墓前,在纸钱的火光里,父亲最后的面容和目光就浮现在我的面前,他微微歙动的嘴唇总想给我们说些什么,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讲,不放心你的亲人们,可是你已经虚弱得没有一点力气,终未成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如今,父亲,你走后,才短短的几天的母亲的头发就花白了,深深的痛在嘶咬着你的每一个亲人,我再也不是一个父亲呵护下的孩子了,我觉得自己就象一只小鸟,心中带着伤痛,张翅出巢,迎着眼泪织成的雨,开始踉跄地飞行了。

父亲,我很多时候都想起你。

其实我想说……

“瞅瞅啊,这是给我**卖的……”爸兴高采烈的说。

 根本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爸上吉林给我带回来的手链,塑料的。

 我看着,突然觉得心里怪难受的。

 我和我爸的关系,绝非你们所能想象的,而我家庭的关系,挺复杂。我不喜欢他,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能想象吗?我们的关系不像父女,十几年的对峙,我们的感情永远无法像其它父女那样亲密。

    自小生活在这种环境里,没有过多的感慨,小时候,自怨自哀过了,他永远不会有为人父的细心,小时候有一次我房间的门锁坏了,我拿着锤子自己钉,本来就不会,钉来钉去钉得我焦头烂额,突然有一下钉在手上,钻心的疼,我看了一眼在沙发上躺着的爸,委屈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有一个爸和没有爸有什么不同?这样的爸让我怎样去爱他,怎么去爱呀?我那么小的看纪,凭什么要撑起不符我年龄感情,为什么别的父女相亲相爱的时候,我为了一个小小的锁奋斗不息?我是有父亲的孩子呀,为什么受这种冷落??我突然间泣不成声。

    说真的,我的家永远像裹了一层糖衣,外人看起来幸福的四口人,实际上没什么内容。我爸是那种软弱的男人,没出息的妻管严。他永远那么自私,永远只想到自己,吃饭的时候,我妈没上桌呢他就一阵狂吃只剩下菜汤。他永远不懂得关心人,对此,我的心早就冷了,算了,认命吧。

    年龄越来越大了,年幼的往事反而越来越清晰,他上外地包工地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带走了我一张照片,在那给我卖了一套好漂亮的衣服,花了好大头的钱,可是那件衣服太小,他说他想别人孩子穿那衣服没有效果,穿有我身上一定很可爱……我住北方,小时候没吃过南方的水果,突然有一天他从裤兜里掏出两个带体温的龙眼,说是同事给的,带回来给我尝尝……

    想起往事,我突然有了种想哭的冲动,看着他兴冲冲的给我卖的那塑料手链,我想起小时候他逗我的时候,我总是专横拔扈的和他打架,总是义无反顾的把手伸进他的衬衣下摆,嗤的一声留下长长的抓痕,他知道我不胜利不会甘休总是不躲不闪……

    啊,我的爸爸,不是他不爱我,而是我从来没有给过他爱的机会呀,我总是像刺猬一样不让他接近我,我从没和他深入的谈过一次话,我认为他总是那么肤浅,我从没真正的关心他的每一件事,我从没有把自己对他的防卫稍稍松动,只怕自己换来失望。

    每天看着他,一天天的老了,再多,还会有多少年相处的时间,假若有一天,他真的不在我身边了,这个我一直排斥,一直在身边,从未有知觉的爸爸不在了,那么……我不敢想象。我的生活将变得多的的空虚,等到我真的成了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那时,再想到他的好,是不是迟了。

    我长大了,知道了失去的痛苦,知道了生活不能留下太多一生没有机会弥补的遗憾,爸爸在我身边,让我好好的感受一下……父亲。

    轻轻的告诉你,爸,其实,我想好好爱你,再给我二十年,相信我吧。

爸爸,我永远爱您

四年多的时光,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天地相隔的痛还在每时没刻吞噬着我。又是一年中秋,团圆这两个字深深地刺痛着我。爸爸,您还好吗?
  忘不了昨日的点点滴滴,记不清有多少次在梦中与您团聚。
  爸爸,还记得我小的时候您带我去照相馆吗?那时的我是那么的腼腆,在您的怀里是那么的甜蜜。每一次您出差回家,您的背包里总会有我爱吃的东西。您也从来没有打骂过我,现在我的记忆中有很多您给我上政治课的画面。吃完晚饭,您拉着我的手说“女儿,今天我给你上政治课”。在融洽的气氛中我学会了很多很多……
  那是1999年的春天,您从石家庄开会回来,您回来的第一件事情是为我买了我最爱吃的猪爪……而您已经整整一周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因为您记得那一天是我的生日!每每想起这些,我的泪水总是恣意的流下……在去医院检查完以后,医生告诉我……胃癌晚期!我抱住自己的头,哇哇大哭。我恨我自己,为什么不提醒您早点检查?!我恨我自己的幼稚,不知道病魔正吞噬着你!……作为大女儿,这件事情我一个人承担了起来。没有告诉妈妈和妹妹,没有告诉90高龄的奶奶和大伯二伯。几天以后,姑姑还是从我的眼睛中看出了这一切。我们哭啊哭啊,恨这无情的病魔,为什么偏偏降临到您的身上?!
  我在几天之间,迅速的成熟了。医生那斩钉截铁的结论“最多活两年”折磨着我。25岁的我,刚刚学会独立生活,却突然感觉天要塌了。我发疯的照顾您,给您买最好的东西。我心疼啊,爸爸!您在两个月之后,渐渐明白了自己的病情。那时您已经从自己渐渐减轻的体重上感觉到了什么,总是愿意牵着小小刘凡的手,边散步边唱着那首《常回家看看》……
  这一年的教师节,我们去了北京。最好的医院也拒绝了我们……我们在那里留下了很多照片,但就连微笑的影子也没有。北京,有太多伤心的记忆,但也有我们的足迹,我会再次去体会,也许金水桥的石柱上还有您的体温……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八日,下辈子我也不会忘记。以后,我只能在梦中一次次的呼唤……爸爸……
  爸爸,现在我们都很好。小洁已经上班,妈妈陪洁在外地居住,刘凡很乖也很聪明,他对我也不错……我们现在每人的工资已经一千多了,生活的越来越好。您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今又中秋,月光温柔的照耀着我们全家,我依然能感受到那浓浓的父爱。爸爸,来生我还要做您的女儿,我一定更加的听话……
  我想您,我永远爱您!

父爱如山

据说,是父亲冒着大雨从医院背回两袋氧气,才捡回我这条小命。
  记忆里,去幼儿园的路总是那么远,伏在父亲背上的我总是一不小心就睡着了,梦里依稀响着脚踩积雪的声音,咯吱咯吱……
  灯光下,父亲一遍遍教我做数学题的身影还印在窗上……
  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向乖巧的我叛逆起来。数理化一塌糊涂,成绩一落千丈,从班上的前三名飞降到二十几名。同学钦羡的目光、老师信任的光环从此消逝而去。我的世界一片灰暗。我拒绝一切善意,甚至包括来自父母的。我固执而孤独地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和父亲之间已经隔了一堵厚厚的墙了。他所有耐心的劝告、善意的责骂,我全都充耳不闻,甚至刻薄地认为不过是他爱面子心理作崇。
  矛盾终于爆发了。一次期末大考中,我的成绩很不理想,有几门还毫不客气地挂上了红灯。在父亲声色俱厉的责骂下,我歇斯底里地大喊:“我不学了!”“什么?”父亲一愣。“我、不、学、了!”倔强的我一字一顿地重复。始料未及的,我甚至没看到父亲举起的手,一个耳光重重落在我满是泪水的脸颊上。父亲打我,第一次。父亲扬起的手惊愕地停在半空,燃烧的眸子里写满对女儿最深切的爱和恨铁不成钢的懊恼。在我愕然的目光里,父亲缓缓地、缓缓地垂下微微颤抖的大手,重重地、重重地落在沙发上,一任屋外的斜阳将他塑成金色……
  刹那间,我,读懂了父亲。

父爱沉沉,如山

父爱总深沉

在我眼里,我的父亲一直都是那么的严厉,直到现在,在我口袋里面没有钞票的时候,只有向母亲去要,却也不敢向父亲张口。

父亲当了三十年的兵,在军营里就养成了刚正不阿的脾气。转业到了地方后当了领导,还是用他带兵的方法来管理下面的职员,被人们起了个外号:大兵。

父亲对我一直很严厉,所以在家里我很少跟父亲说话。说起来你们都不会信,长这么大了,没见过父亲对我露过几次笑脸。偶尔的几次,都是刚刚嘴角有了点笑意,马上就消失了,恢复原来严肃的样子。   

父亲真的会打我,很疼。有时候我甚至会想:他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打破了家里的东西,父亲当时正因为部队的事生气,看到后,抬脚就踢,我一躲,他的脚正踢在床沿上,顿时鲜血直流--一个脚趾踢骨折了。直到现在,父亲的那个脚趾头还是弯的。   

只有那一次,我才感到父亲对我深深的父爱。   

小时候,父亲常带我去职工浴室去洗澡,那时候我可爱洗澡了,因为可以在澡塘子里练游泳,练憋气,在池子里面扑腾,爱玩嘛!那时,父亲总是会呵斥我一顿,然后就拿起搓澡的毛巾给我搓洗,从头到脚,胳膊,大腿,脖子,腋下--就是我自己能搓到的地方都给我搓得干干净净,然后才自己搓,那时候我还小,不觉得什么,只感觉到给我搓身子的时候很痛,但也不说,只有闭着眼睛强忍着。后来大了一点,就不愿意再和父亲一起去洗澡了,而是常和几个朋友、同学一起去了,父亲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去洗澡了。    工作后,手里有了俩钱儿了,就再也不到职工浴池了,而是常到街上的 "桑拿浴"、"蒸汽浴"什么的洗去了,可再没有跟父亲一起去洗过澡。   

前些日子,母亲得了一场大病,父亲一直在母亲的病床前伺候着,连着一个星期没有睡一个好觉,后来母亲出院了,那天晚上,母亲对父亲说,你去洗个澡吧,回来好好睡个觉。并叫我也一起去。我极不情愿地跟着父亲去了。   

父亲特意带我去了一个大浴池。我掏钱买票,他执意不肯。他从里怀掏出了零钱,买了两张票,那人问他搓澡吗?父亲摇了摇头。洗澡的时候,我和父亲一起在蒸汽浴室里蒸了半个小时,出来后,父亲还是像小时候带我去洗澡一样,拿起搓澡的毛巾,让我坐在那,又开始仔细地为我搓澡。从头到脚,从胳膊到大腿,从脖子到腋下……别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以为我是个不能自理的痴呆儿呢!我就坐在那任由父亲给我仔细地搓,看着父亲头上花白的两鬓,我突然鼻子里有种酸酸的感觉,眼里有些东西要流出来。不禁想起父亲对我的百般好来。   

记得是去年冬天,我患了感冒,很重,混身软软的没劲,父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到了医院。医生说要打吊针,给我做完了皮试,那个包还没完全消,医生看了看说没事,就给我打了一针青霉素,可随后我就过敏休克过去了。后来听母亲说父亲急坏了,背着我楼上楼下的检查抢救,后来也是父亲一直守在我的床前,直到我苏醒过来......   

还有一次,因为和父亲怄气我离家出走了,跑到了外地我姐姐那里。后来是母亲去接我回来,还说,我父亲急得一夜没有睡觉,拿着我落在家里的电话本挨个的给我朋友,同学打电话,问他们知不知道我的下落。回到家后,父亲没有跟我说话。回到他们的屋子里抽烟去了,可我母亲告诉我,父亲知道我回来,特意到市场买了几斤我爱吃的排骨回来炖给我吃......   

“怎么了?”父亲问我。“哦,没事,房顶的水掉我眼里了。”我忙掩饰过去。“我给你搓搓背。”“哦,好啊,你看,还用得着让那搓澡的搓吗?呵。”我拿起毛巾,学着父亲给我搓的样子,用力的给父亲搓起来。   

十月二十八日是父亲的生日,我特意上街买了两瓶酒和几个菜,回到家里,又炒了几个小菜,给父亲满满的斟了一杯酒:"爸,你看我上班这么长时间了,从来没给你买过什么,今儿是你的生日,喝杯我给你买的酒吧。"“哦,好,好......”父亲端起杯,我发现他那有力的手竟有些抖。“二十多年啦,还真喝着孩子给买的酒了,来,干!”我陪父亲干了一杯。放下杯子,发现父亲的眼睛有些湿,他忙夹了一块辣椒放到嘴里。冲着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呵呵,还真辣。”我也应和着:“是啊。”接着又给父亲斟上了一杯:“来,爸,再干一个,猪你生日快乐。”(习惯了,跟朋友老这么闹)可我姐姐听出来了,“爸,他说是'猪'你生日快乐那!”我瞪了姐姐一眼,看看父亲,他还是呵呵的笑着:“我是属狗的,不是属猪的。”逗得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天,是我看到父亲笑得最多的一天。我悄悄对自己说,等我有了儿子,我也带他去洗澡,给他搓背

温暖我一生的冰灯

  总有一些东西,是岁月所消融不了的。

  8岁的那一年春节,我执意要父亲给我做一个灯笼。因为在乡下的老家,孩子们有提着灯笼走街串巷过年的习俗,在我们看来,那就是一种过年的乐趣和享受。

  父亲说,行。

  我说,我不要纸糊的。父亲就纳闷:不要纸糊的,要啥样的?我说要透亮的。其实,我是想要有玻璃罩的那种。腊月二十那天,我去东山坡上的大军家,大军就拿出他的灯笼给我看,他的灯笼真漂亮,木质的底座上是玻璃拼制成的菱形灯罩,上边还隐约勾画了些细碎的小花。大军的父亲在供销社站柜台,年前进货时从很远的县城给大军买回了这盏漂亮的灯笼。

  我知道,父亲是农民,没有钱去买这么高级的灯笼。但我还是想父亲能给我做一个,只要能透出亮就行。

 父亲说,行。

  大约是年三十的早上,我醒得很早,正当我又将迷迷糊糊地睡去时,我突然被屋子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吸引了。我努力地睁开眼睛,只见父亲在离炕沿不远的地方,一只手托着块东西,另一只手正在里边打磨着。我又努力地睁了睁眼,等我适应了凌晨有些暗的光后,才发现父亲手里托着的是块冰,另一只手正打磨着这块冰,那姿势很像是在洗碗。每打磨一阵,他就停下来,在衣襟上擦干手上的水,把双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暖和一会儿。

  我问:爹,你干啥呢?

  父亲说:醒了!天还早呢,再睡一会儿吧。

  我又问:爹,你干啥呢?

  父亲就把脸扭了过来,有点尴尬地说:爹四处找废玻璃,哪有合适的呢?后来爹就寻思着给你做个冰灯吧。这不,冰冻了一个晚上,冻得正好哩。父亲笑了笑,说完,就又拿起了那块冰,洗碗似的打磨起来。

  父亲正在用他的体温融化那块冰呢。

  看着父亲又一次把手放在脖子上取暖的时候,我说,爹,来这儿暖和暖和吧。随即,我撩起了自己的被子。

  父亲一看我这样,就疾步过来,把我撩起的被子一把按下,又在我前胸后背把被子使劲地掖了掖,并连连说,我不冷,我不冷,小心冻着你……

  末了,父亲又说,天还早呢,再睡一会儿吧。

  我胡乱地应了一声,把头往被子里一扎,一合眼,两颗豌豆大的泪珠就洇进棉絮里:刚才父亲给我掖被子的时候,他的手真凉啊!

  那一个春节,我提着父亲给我做的冰灯,和大军他们玩得很痛快。伙伴们都喜欢父亲做的冰灯。后来,没几天,冰灯就化了,化成了一片水。

  但那灯,却一直亮在我心里,温暖我的一生。

   [赏析]

  歌颂父爱的文章很多,但本文另辟蹊径,写出了新意。本文之所以能感人至深,有两点很重要,一是语言朴实无华,二是成功运用了典型的细节描写。

  文章的语言是为文章的内容服务的,好的文章,一定是语言和内容的完美结合体。本文作者深谙此理,因此,通篇都是口语化的语言,朴素得体,像一股自然流淌的清泉,一路欢歌,叮叮咚咚地流入读者的心田。这样不事雕琢的语言,非常适合于表达真挚的感情。

多处成功地运用典型的细节描写是本文的又一大特点。关于父亲,关于父爱,可写的事很多很多,但作者只选取了父亲为“我”做冰灯这样一件小事,写了父亲打磨冰块时的姿式,写了父亲把手伸进脖子里取暖和父亲为我掖好被子等细节,写出了新意,写出了深意。文章处处都在写父爱,但文中没有出现一个“爱”字,而是将浓浓的父爱自然地渗透在字里行间,让读者去阅读,去感知。

父爱如山

    关于父亲,是一种深沉的故事,许多年来,我的神经都不愿触及父亲这两个字眼。父亲,父亲的父亲都是泥土孕育的,并永久属于故乡的一撮泥土。这其中就蕴含着某种相承的预示。为此,想起父亲,我的泪腺就充满感情的酸剂。

    父亲的汗水把黄土染黑,我白的皮肤因父亲耕耘的土地而着上深色,在紫外线过多的恩惠里,跳动我生命的真实。没有浪漫,没有诗意,斯守着土地,祖辈的信条里,耕耘便是生活,无数个平淡的轮回,就是最朴素的充实。我惧怕我的生活会复写父亲的经历,发誓用我的意识去辗平来路的坎坷,我力图敲碎现实的桎梏,心债的承诺,唯用绿色的向往,才能解脱父亲滴血的负重。 

    父亲佝偻的背影是我航船的桅杆,父亲的苍茧点燃我前行的太阳。父亲好深沉啊,你干瘪的口袋支撑着我沉重的学生装。父亲没有言语,果断地抡起雪亮的锄头划了他最圆满的弧。父亲用剧烈颤抖的手托出平生的豪言壮语:孩子,你一定能行。 

    反躬自问,我泪落了。晶莹的泪河中闪现父亲穷苦生活中写在抽屉底板的心得。我妄图用虚浮的方式涤去祖祖辈辈披肩的尘土,抹试自己缘属的基因。可我不能,我第一次深深地懂得真正的不可能。我怕连同那泥土温馨的气息一齐洗掉,我更不能把土地那点肥活的泥淤冲刷。 

    这是父亲用烟袋冷静地熏出千古的真理:只有保留本质,才不会失重。诚然在父亲冗沉的字典里,我并不会因长大而拥有成熟的诠释。凝望父亲如山的背影,我苦涩的心早已淌血。啊,父亲是为我创造美好生活的机器。望穿岁月的雨帘,世界早已沉默,搂一把沉甸甸的往事,品味内心深处的独白。

父爱深深

    从16岁开始我莫名其妙地产生了抑郁的心态,对父亲好言相劝很不耐烦,说话粗声大气,常常为一件小事而大发雷霆。特别是吃饭时看到他嘴里塞得鼓鼓的样子,就烦得要命,立刻敲桌子瞪眼以示“抗议”。我的行为总是搞得全家人不欢而散。

    其实,父亲不言谈,是个极温和的人。母亲说,别怪他吃饭的样子不中看,他年轻时在一所日本人开办的学校上学,军事化管理,吃饭限定15分钟,因此只好抢着吃,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这个习惯。母亲还说,小时候在我们几个儿女中父亲最疼我,有了好东西即使是自己舍不得吃也要留给我。60年代初闹饥荒时,只身在外地工作的父亲怕我挨饿便把我带在身边。后来,我渐渐长大了,懂事了就感觉父亲仿佛不再那么可爱了,他总是板着一副冷峻的面孔处处找我毛病,跟我作对。

    大概这个年龄正值青春期的缘故,逆反心理作祟,他让我向东我偏向西,他让我快点我偏慢些,明明考试得了“优”却说成“不及格”--------父亲对我这种反常举动往往是怒目而视却又无可奈何。

    一次,我逃课溜到白浪河游泳,很晚才回家。老师见我没上课,怕出事找到家里。父亲知道后顿时气得脸色苍白,抬手拿起一块木棍朝我打来。那一棍打得好重,好重,可我还是忍着痛没有让泪水流出来。心想,也许父亲从来就没爱过我,他怎么下手那么狠呢,我可是他的亲儿子呀!我夺门面去,跑到离家很远的一个建筑工地的楼顶上躲了起来,那天我暗暗发誓,一辈子也不回家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约约听到远处父亲和母亲喊我的乳名的声音,我刚要开口,可一摸头上的“包”,又气生生地牛着耳朵没有答应。夜越来越深,在周围一片漆黑的寂静之中,我心里不由一阵阵发怵,害怕的要命。接着是蚊虫的叮咬。我开始后悔起来,后悔没有答应父亲,跟他回去。半夜,我羞怯地敲开家门。见我回来,父亲半是歉意半是高兴地把留在锅里的饭递到我面前:快吃吧,快吃吧。

    多少年过去了,我也成人立家,女儿已经长大了。不久前,她因为考试成绩不好我批评了她几句,他竟跟我顶撞起来,我一下火了,给了他一拳,就在他妈拉我的时候他趁机逃出家门,很晚没回来。整整半天,我的心吊到嗓子眼上,会不会出事呢?透过窗口,我无数遍眺望着茫茫雨夜:女儿,千万要回来呀!

    深夜,女儿终于落汤鸡似地回家了。那一刻,我真想走上前给她擦干身子,问她冷不冷,饿不饿。可转念一想,那样岂不是原谅了她的错误吗?当然,我也知道打人不对,应该向女儿说句对不起,但又觉得长期下去岂不失去了父亲的威严?

尽管如此,我还是透过门缝悄悄看她吃没吃饭,换没换衣服,还怕我在家她不好意思吃便轻轻咳嗽了一声,走上了大街。走着走着,雨水,泪水慢慢挡住视线―――我忽然想起走了我逝去的父亲,理解了他的默默为我所做的一切,那是他心灵深处无声的爱,那是他生命中无心超越的真情啊。

父爱深沉细腻

父亲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最清晰的便是我屁股上的巴掌印,红红的一个手印,生疼生疼的。那时我从来不体会父亲可曾与我有些许柔情,一丝父爱。

懂事后常有静坐回味过去岁月的习惯,才日渐悟得父爱也如丝如缕,总在不经意的琐屑杂事中得以体现,只是粗心的儿女不曾用心去体会罢了。

就在那劳碌终年难得温饱的年头的一天,父亲带我去缴公粮。粮站离家十多里地,当时农村还没有机动车,我们只有用手推车推着粮食送到粮站。路远,缴公粮的人又多,我们尽管起了个大早,可缴完粮,结完款的时候,已是下午四五点钟了。此时我已零零散散地吃完了父亲带的干粮,可一看到粮站周围小吃摊上的吃食,我还是情不自禁地咂了一下嘴。看着我的馋相,父亲犹豫半天,最后下定决心似的,从一把毛票中抽出两张,给我买了一碗羊杂碎泡饼吃。津津有味地吃着泡饼时,我问父亲:为什么只买一碗?父亲说他不吃羊肉。谁知在我吃饱后抹着嘴站起来时,父亲说着不能浪费,便将我吃剩的东西三下五除二喝了个精光。

初中毕业那年的暑假,和父亲一起到沟里去整地。三伏天温度本来就高,沟里不通风,温度更高。为了除草有好效果,整地又要在大晌午进行。忙活半天,汗流浃背、精疲力竭的我们收拾农具,准备回家。父亲将一应的锹、耙、锄等农具一一向自己肩头收拢,只留给我一把锄头。看着父亲疲惫的身影,我竭力要些农具自己扛。父亲只淡淡地说:“走吧,忙活大半天了,正长个子呢,别累着。”上沟的时候,父亲佝偻着腰前倾着,脖子上的青筋暴起,脚步蹒跚,额头上的汗滴滴答答落下,显得很是吃力。跟在后边的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朱自清的《背影》,泪水和着汗水流了下来。

这就是父亲。这就是父爱:普通又高尚的父爱,用瘦削的双肩,以自己的所能,维持全家温饱的父亲所能表现出的父爱。

父爱如同潜流,深沉、雄浑,却不善表达出来;父爱又如丝,无处、无时不在,只是我们很少去体会罢了。当我仔细过滤生活的时候,我为父爱的深沉细腻而感动。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 om
相关教学资料:
没有相关资料

  • 上一篇资料:
  • 下一篇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