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故事:如何上好第一课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点击数:

教育故事:如何上好第一课

文章
来源莲
山课件 w ww.5 Y K j.Co M

教育故事:如何上好第一课

马上要期末考试,高一级的一位生物老师因为生二胎请假了。

作为教研组长,我责无旁贷地要来打这个补丁。

教书二十来年,确实没有教过高一。以前是高一没有生物课,后来是一直在高三拼命。所以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

不管怎样,既然接了任务,就要做到不辱使命了。先向相关老师了解教学内容和班级学生的基本情况:5个教学班,期末考试前由于只有两节课,参考平行班老师的做法,就选择利用去年的试题讲评进行复习。我看了一下试题,两节课全讲是讲不完,也是不科学的。加上我和班里的学生不认识,学生在听讲上还需要有一个适应,所以我决定用实验带讲评。在整份试题中实验题有30%左右的量,由于是基础年级,所以这些实验要么是课本实验,要么是可以在课堂快速完成的实验或模型建构。

第一节课,我按照试题中的实验内容准备了所有材料:土豆,刀片,双氧水,显微镜镜头,废旧电线,溴麝香草酚蓝水溶液,几个小烧杯等。由于冬天穿的比较厚,所以除了双氧水和溴麝香草芬兰水溶液外,我都直接装在口袋里了。

走进课堂,孩子们并没有表现出惊讶或兴奋。不惊讶是因为他们已经知道原来的老师去生孩子了,不兴奋是因为马上就要期末考压力大,加上美女老师换成一个糟老头,确实没有什么好兴奋的。

我打开课件,展示一张在学校操场雪地上画的有丝分裂中期模型的照片,问学生看到了什么?他们就显得稍微有些兴奋,毕竟见过下雪的同学不多:看到了雪,有同学答。

看到了雪人,还有同学答。

我马上问,有雪人吗?没有,照片上确实没有。我说:同学们,科学结论重实证,不能是主观臆想出来的,如果想堆雪人,可能的话放寒假可以和父母去北方看看美丽的雪景,打打雪仗,堆堆雪人。

这时,我发现孩子们脸上已经有笑容了。

看到了操场,看到了人,看到了天空。又有一些答案出来了。我提醒他们说:孩子们,要注意与我们生物学可能有关的信息。

于是有同学说看到了雪地上的图案是细胞分裂的细胞图。我马上问,大家能否看出这个图案是哪一类模型?表示的是有丝分裂的什么时期?判断的依据是什么?观察有丝分裂装片时显微镜如何调节?应该先找到哪个时期的细胞进行观察?为什么?大家可以认真思考讨论后再回答。

我在教室里环视指导的过程中,发现学生已经能够做到热烈讨论了。有学生对显微镜的结构(试题中是目镜和物镜以及放大倍数的判断)提出问题时,我从口袋里拿出事先准备的镜头让他们比较和判断。

让学生主动回答了上述问题后,我指出试卷中与细胞分裂实验有关的几道题,让学生再次作答,以前无论解答是否正确,都要进行再思考,并通过小组讨论发现和解决可能存在的问题。

我在学生充分讨论趋于平静后,问他们除了课本实验,有没有做过一些课外实验?他们现在已经很放得开了:没有啊老师!没有时间啊老师!作业都做不完啊老师!

看着他们装出来的“可怜相”,我笑了:那我们现在就来做几个简单的小实验,实验内容都在我们这份试题中!

我先请一位同学到讲台上,用吸管往配置好的滴加了溴麝香草芬兰的水溶液烧杯里吹气,让孩子们观察蓝变绿变黄的过程;

又有一位同学自告奋勇上来要求完成探究过氧化氢酶的相关实验。

我从口袋里掏出土豆让他先进行切片处理,而题目中要求高温处理的一组,我到教室隔壁的办公室接了一杯开水。

有学生惊呼:老师您难道是机器猫?

这个时候,我骄傲!!!我知道,孩子们已经认同我了。

趁热打铁,我从口袋里又拿出废旧电线分给各小组,要求他们随机选择构建一个时期的细胞有丝分裂模型并进行展示讲解。

因为有开始时的雪地上的模型铺垫,加上是小组合作完成,每个小组都非常快速地完成了相关任务。

最后,我结合学生构建时期的特点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没有选择构建间期或末期的sh细胞模型?请对比课本相关图解以及试题中反映出来的细胞图思考。

下课时,我是在孩子们的掌声中走出教室的。

对于掌声,我并不陌生。但是在高一的孩子们这里获得掌声,我还是非常激动。

让学生能够走上讲台,让学生能够感受到学科的魅力、学习的快乐,让学生能够在思考、讨论、合作中不断提高。

我想,这是教育教学的要求,也是教育的目的:生命,生活,生长。

文章
来源莲
山课件 w ww.5 Y K j.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