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德师爱教育故事:做最真实的自我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点击数:

师德师爱教育故事:做最真实的自我

文章
来源莲
山课件 w ww.5 Y K j.Co M

师德师爱教育故事:做最真实的自我

世界上有许多东西,当你给予他人时,自己拥有的将会越来越少,唯有一种东西,当你给予别人越多,自己拥有的也就越多。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呢?我想这个答案不说你们也应该知道:那就是爱!
爱,不是索取,不是交换,它是付出,是给予,是自我牺牲。
而作为我,一名年轻的人民教师,我们更应该把爱献给每一个孩子。每天清晨,走进校园,那一声声“老师,您早!”的亲切问候,给我带来一天的快乐;每天傍晚,一句句“老师,再见”,给我留下明天的希望。孩子们那天真无邪的笑脸,将一天的疲倦散去。此时的我真正地体会到了那是一个教师所拥有的最大的幸福和快乐。
但是在传递快乐和幸福的同时,老师也有孤立无助的时候,也有迷失自我的时候。那么我们该如何去做好真实的自我呢?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因为一旦没有真实的自己,与学生之间的距离自然就会疏远。师生之间的距离越远,就越没有办法互相关怀,更不要说照顾到彼此细腻的情绪了。对于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记得有一学期,时间短,任务重,特别是到了期末阶段,要准备期末考,孩子和老师们都非常辛苦。那个阶段,我几乎没在孩子们面前露过笑脸,总觉得要做的太多,不满的太多,而时间又不够。在一段紧张压抑的日子后,考试如期而至。看着孩子们紧张过后放松的样子,我忽然觉得我似乎给了他们太多压力。考试结束了,一阵混乱过后,孩子们要走了,我特别想带他们一起走出校门,结束这些压力,释放压抑的情绪。于是我要求不做值日的孩子们在楼下等,我和值日生飞快地打扫了教室。等我们下楼时,我期待的孩子们已经走了,忽然心里就觉得特别失望,甚至有些委屈。追上去一看,摇摇晃晃的队伍,快走到学校门口了。冲上去不分青红皂白劈头就问:“谁让你们走的?还有没有纪律性了”。带队的孩子被顿时被突如其来的骂声吓哭了,孩子们在聊天的笑容也在顷刻间凝固了,谁也不明白我是怎么了。那一刻,我很想哭,很想摸摸他们的脑袋,也想告诉他们:因为结束了,老师只想跟你们一起出校门,看着你们一个个被安全地接走,仅此而已。话到了嘴边,却变了样:你们越来越不像话了,没有老师的命令就这样随便走掉了,别以为考试结束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可怜的孩子们,压根不知道只是走出校门去,为什么会招来老师的批评,何况他们还排着队伍呢。向来听话的他们自动排齐了队伍,带队的孩子甚至说我们重新走过。我心疼极了,却还是板着脸一言不发地看他们拘束地排着队走出了校门。孩子们都走了,我的心里空落落的,完全没有了以往结束考试后的轻松。我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想起孩子们委屈、失望甚至埋怨的样子,我后悔为什么走之前没有好好跟他们说老师想跟你们一起走,请等一等;在之后为什么没有好好跟他们解释,说说我心里的想法。我违背了最真实的自己对他们发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火,原因就是觉得在他们面前流露最真实的情感是件丢脸的事情?难道现在的挫败感,一个人躲起来哭就不丢脸了?
这件事情让我思考了好几天,在几天后拿报告单的时候,孩子们不知道是否忘记了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在全班同学面前向大家道了歉,并说明了我当时的想法。孩子们笑了,在他们的笑容里我没有看到任何一丝嘲讽或者鄙夷,满满的都是快乐和温暖。因为我相信他们懂我。我知道,我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是呀,有时候,自己的期望与孩子的表现会有偏差,觉得自己的苦心得不到他们的理解,心里很委屈,有那么几次当着全班孩子说着话就哽咽,眼睛湿润了,也许有的人会认为这老师很懦弱,很无能,但我却觉得,老师也是人,只有展现自己最真实的情感,才会拉进与孩子们心扉的距离。威严是吓唬人的东西,而靠吓唬出来的好纪律能够持续多久呢?要知道,“不想惹麻烦”只是孩子最初级的阶段,而我们要做的是让孩子们有良好的行为习惯为最终目的,是让他们相信这么做事对的并且愿意那么足做,而不是害怕某个老师害怕某种惩罚才那么做。所以,我觉得应该让自己从云端走下来,走近孩子们的世界,试着走进去,能哭、能笑,也能疯狂,能用最真实的情感去感受问题,面对世界。庄严不庄严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之间有最真实的互动,或许那时候,才是最好的学习的时候。当然,在流露最真实的情绪的同时,也要能同样看到孩子的感受。所有的感动和反思,不能一闪而过,要清理、要沉淀,最后成为真正可以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路很长,慢慢走,不急。

文章
来源莲
山课件 w ww.5 Y K j.Co M